返回

你的爱如星光

首页
关灯
护眼
字体:
第38章慕少凌的醋意(第1/2页)
   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
}
回到医院。

    阮白看着购物袋发呆了许久,最后去洗漱。

    那对父子没有多做停留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换好睡衣,她躺在纯白色的单人病床上,捏着被子却久久不能入睡。

    辗转反侧的失眠了。

    睁着眼睛,阮白在想,自己活了二十四年,今天,却是第一次有人在她觉得冷的时候,毫不犹豫的脱下外套,给她穿。

    说一点也不感动,那是假的。

    慕少凌带着儿子从医院出来,准备开车回去老宅。

    车开出不久,父子两人等了一个红灯。

    慕少凌这时打开车窗,点了根烟,用手指夹着,时不时地吸一口,深邃的双眸望向前方,逐渐眯起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教过我,擅自接听别人的电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。”湛湛坐在后面的安全座椅上,抱怨的咬着小嘴儿嘟哝:“可是你让我接了小白阿姨的电话”

    慕少凌吸了一口烟,没说话。

    湛湛又说:“你和我都没有得到小白阿姨的允许”

    慕少凌往车载烟灰缸里弹了次烟灰,认真的说:“让你接,是想让你听听是不是坏人打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唔”原来是这样。

    小家伙挠了挠头,有些迷糊了。

    阮白在医院睡了一夜。

    第二天早晨,医生来检查,叮嘱她近一个星期注意休息,不能熬夜。

    阮白点头:“谢谢医生。”

    医生收起各项检查工具。

    “赵医生,我可以出院回家休息吗?”她不想继续住在医院,高级病房一天的费用过高,听说是董子俊叫人安排的。

    陪萧贞贞去吃饭,算是上级派下来的公事,住院的各项费用,公司也都给付。

    只是她不喜欢医院的氛围。

    “你想出院,也可以,回头我给你开几天的药带回去。”医生说完,非常客气的对阮白点了下头。

    阮白从小到大去过医院数次,这次是第一次被医生这样好态度的对待。

    午饭没吃,阮白就快速的办理了出院手续。

    坐地铁回家的途中,李妮打电话来关心,阮白只说一切很好,

    “我哥”李妮开启另一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啊,地铁到站,先不说了。”

    阮白找了个借口,截断李妮接下来的话。

    她已经很明确的跟李宗说了分手,从那一分钟开始,就已经不再是男女朋友关系。

    至于将来还会不会是朋友,看造化。

    坐在地铁里,阮白觉得腰酸难忍。

    医生说这是催情剂带来的后遗症之一。

    回到家以后,阮白先打扫了房间,换了干净的被单。

    洗了澡,她累得躺在床上不想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睡了过去。

    不知究竟睡了多久,忽然一声闪电惊雷。

    “咔嚓!”

    阮白被吓醒。

    睁开眼睛,她看到到处都是黑的。

    外面已经天黑。

    下起大雨。

    阮白反应了片刻,喘匀呼吸,起身下床,过去打开了灯。

    这时,门铃声响。

    阮白疑惑的走去门口,谨慎的问:“谁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慕少凌的声音,又低又沉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来?

    阮白通过门镜往外看,却看到男人浑身湿透,手里拎着一个塑封袋子,袋子里装的几盒药,看药盒,她并不陌生。

    阮白这才想起,医生给自己开了药,她忘了拿。

    回到家收拾完房间直接累的睡了,哪还记得?

    打开门,阮白很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慕少凌将塑封很好的袋子递给了她,看着她。

    阮白拿好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是湿透的,以及塑封袋外面也是湿的,但里头的药盒却完好无损。

    阮白抬起头,问:“下着大雨,怎么没打伞?”

    “我可以进去吗?”慕少凌说。

    “当然可以。”

    阮白感激给自己送药的他,自动让开了门口的路。

    慕少凌往屋子里走,换了拖鞋,说:“来的路上没想其他,到了小区门口,突降暴雨。”

    阮白很愧疚。

    大雨是随几分钟前那一声惊雷同时降落的。

    慕少凌即使浑身湿透,也依旧沉稳如旧,不丢一分气场,眉头轻皱,侧过身问她:“是否方便,让我进去冲个热水澡?”

    阮白没说话。

    慕少凌见她不言不语,直接走向了洗手间的方向。

    阮白怯懦,问:“湿衣服脱下来后,我帮你烘干?”

    烘干后好歹能穿回去。

    男人回头看她,点了点头,目光极沉,深不见底。

    阮白赶紧收回视线。

    孤男寡女的夜里同处怎么说都不合适,但他是为她送药才浑身湿透。

    这几盒药对她来说非常重要,催情剂的副作用是伤害卵巢和子宫,若不及时用药抵抗,往后恐怕会失去子宫。

-->>(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